医院分类

母乳妈妈养成记

作者:ag网上真人游戏_官网首页    发布时间:2019-12-01 13:47     浏览次数 :69

[返回]

图片 1

图片 2

5月31日下午,女儿囡囡出生,母女平安,这让陈先生喜笑颜开。一周之后,这个还只有7天大的女婴,却因为误饮医院护工用白酒调兑的奶粉,而被送入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每个妈妈都是一头奶牛

作为一个长期混迹于竹竿界,永远只穿A杯的女性,怀孕后我对母乳喂养的信心严重不足。

事实上,这种不足早已在念书时就已经奠定。大学舍友Z就曾顶着自己D且有往E杯上冲的胸脯嘲笑我等A类:“以后咱们宿舍就只有我一个人能奶孩子了,哈哈哈!”

你杯大你牛!一想到喂养孩子,很长一段时间里,Z高亢的笑声都在我的脑海中回响。没办法,研究早已证实,小胸女较之大胸女更缺乏自信。

不仅我自己有这样的阴影,怀孕后我身边的人——我妈、我婆婆、我先生,没有一个相信我能靠自己哺乳。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在孕中先后斥资买了三个奶瓶。而奶粉,我也查阅了大量育儿经验帖,研究了许多奶粉品牌。可是,在这些准备之余,我总是在心中冒出一个不甘的念头:难道我的孩子就只能喝奶粉了吗?

母乳是婴儿成长最自然、最安全、最完整的天然食物,这早已获得世界范围内的认可。较之奶粉,母乳的优势显而易见。谁都想给孩子最好的,作为一名准妈妈,尽管我对母乳喂养存有美好的愿望,却也担心只能沦为有心无力。

我怀孕时,Z已经是个一岁女童的妈妈,并且坚持母乳喂养至今。此时,她一反过去的态度,多次告诉我:“每个妈妈都有奶,只要你肯喂”。Z的言论在我心中荡起了一圈涟漪,然而却不足以激发我的信心。罩杯论的烙印太深,Z说出的话总给我一种“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感觉。

与此同时,好友K先我四个月生了。K身型和我相似——竹竿女,小罩杯,体重跟我不相上下。很快K传来消息——有奶,够吃。K的经历带给我更多母乳喂养的信心和希望,直到我又读了知名育儿专家小巫写的《让孩子做主——母乳妈妈育儿手记》一书。书中用大量的科学数据告诉读者,每个妈妈都是一头奶牛,而且奶量应孩子需求而生,根本不存在不够吃的情况。她还从人类进化的角度指出,在过去物资严重匮乏,且没有奶粉的年代,如果身为万物灵长的人类雌性没奶或者缺奶,人类就不足以繁衍至此。

在她另一本《成功渡过母爱第一关——母乳喂养小百科》中,她还列举了母乳喂养的101个理由及各种可能的应对方法。

小巫的文字如春风化雨般解了我心中的疑惑,坚定了我对母乳喂养的信心和决心。有了这两样制胜的法宝,索性,我连奶粉都懒得储备了。最不济,生下孩子再买也不迟。

彼时,我已有了9.9成亲喂的信心,那0.1,且留给天命。

孩子父亲将当时留下的白酒以及奶粉封存。

与人斗,道阻且长

生下孩子后,产房医生在征询了我的意愿喂养方式后,就把孩子塞进了我怀里,并帮助我把乳头送到他嘴里。可见,医生与小巫,有相通的专业理念。

然而,刚出世的孩子像一团棉花那么软,他根本衔不住乳头,而且我的身体也没有下奶的迹象。反复几次后,孩子才能勉强衔上一两分钟。新生儿基本处于睡眠状态,似睡非睡间,含着的乳头就又掉了出来。不过这并不能打击我亲喂的决心。我记得书中提到,产后一周内下奶就属于正常,有的妈妈甚至需要更久。这时候,小巫已然成了我理论和精神的双重支柱。

由于顺产,我很快就进了病房。婆婆为省事,花钱请了护工。这里我要特别说明一下这些护工。

我所在的医院是一家地级市的妇幼保健院,这里的护工事实上是依附医院的盈利性组织,由一帮中老年大姐组成。她们具有一定的护理经验,却不同于医院的医护人员,专业性极差,而且,不同护工的业务水平也存在较大差别。

由于产妇多,护工们并不提供一对一式的服务。我住院的那五天,先后接受了9名护工照料,得到了擦洗身体,扶着如厕,给孩子喂奶、换纸尿裤以及咨询等服务。

你没看错,喂奶不仅是一项服务内容而且是极其重要的一项。

的确,很少有产妇生完就立即下奶的,以我所在的三人病房为例,小宝宝们都是先从奶粉吃起来的。

可是,在我接触的许多育儿知识里,包括小巫、崔玉刚,都表示刚生下来的孩子无需喂奶。因为只要婴儿出生后体重下降不超过出生体重的7%,就属于正常现象。也就是说,不需要急着喂奶粉,让孩子多吮吸才是正道,这有利于早日吃到母乳。

我如是解释,却遭到了护工和婆婆的一致反对。“饿着孩子怎么行?”老人厉声责问。护工更提出:新生儿需要尽快吃饱以帮助排除胎便。在这样的指导下,婆婆迅速就近购买了奶粉奶瓶等物件,给孩子吃奶粉势在必行。面对我竹竿一样的弱身子,等我有奶到几时!此时,没有一个人相信我具备亲喂的能力。

我一再企图阻止并解释科学的喂养方式,然而,没有人把我这个新手妈妈的话当作一回事。甚至我先生,尽管我在孕中多次向他输送小巫的观点,并让他保证在我生产后按照科学的喂养方式来操作,在此时也认了怂。我曾经的百般正告全被他抛于脑后,任我孤军奋战在一帮号称“我走过的路比你吃的盐多”的大妈大姐之中……尽管我负隅顽抗,仍不断败下阵来。而他,则一步步被众口裹挟,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众人伺弄我们的小儿。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一点不错。先生的墙头草态度令我失望不已。最该支持你的人选择了临阵脱逃,这让我的亲喂目标难上加难。

该怎么办?一天时间过去了,我的身体仍无下奶的迹象。在奶粉的辅助下,孩子吃了睡睡了吃,他独自被安排在小床上,连靠近我的机会都少有,更不用指望让他认认真真躺我怀里吮吸了。

眼瞅着护工一次次给孩子冲奶粉,从20ml开始,最高的一次充了60ml……我焚心不已,试图劝止,却被各种打着“为孩好”的“老人言”苦口婆心地劝。眼看众人在瓶喂的路上越走越远,对我的解释充耳不闻,惹得我
忧心忡忡。最后,在我的强硬态度下,冲奶量总算没有飞速上升,孩子与我的接触也有了稳定的时间。

有奶才是硬道理!我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希望心情不被闲言碎语干扰。

产后第一天,奶没下来。第二天,仍然没有。时间分分秒秒过去,我的焦虑感与时俱增。

而另一面,我婆婆尽管生养过,可是观察下来,始发现她对育儿几乎一窍不通,她毫无自己的见解,任由护工摆布。甚至孩子只要哭泣,无论何种原因,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找护工,喂奶。

“下奶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让孩子多吮吸。”我的头脑中闪过小巫的话。可是,孩子一次次被奶粉灌饱,这样下去如何了得?

第二天傍晚,在我的强烈反对下,护工极不情愿地给孩子喂了个半饱。之后,我给孩子吮吸一段时间后他就睡了。可是不久,孩子就烦躁起来,室内温度偏高,我猜测是热的。

当晚婆婆留下陪夜。面对孩子的烦躁她只当是饿的信号,背着我不断请护工加奶量。许是喂的太多了,加之热,那晚孩子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乖乖睡觉,有了出生后的第一次哭闹。婆婆手足无措,急的额头直冒汗,不断抱在怀里哄,许久哄睡后放下孩子,他仍然大哭不止。

孩子的哭声促使婆婆作为奶奶的责任感更加爆棚。之后,她不断忽视我的建议,自顾自地急成热锅上的蚂蚁,却始终不肯放心把孩子交给我。这样反复折腾中已是深夜。

碍于长辈情面,那晚我极力克制自己没有冲婆婆发火,但也给了她有史以来最黑的面孔。最后我几乎夺过孩子放在我的身边。他在我母体里九个多月,我相信没有人比我更能够安慰他。

在我的歌声加乳头诱惑下,孩子终于止住了哭闹,断断续续睡下了。然而,望着我的孩子——我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宝贝,我却再难合眼。对母乳的渴望和求而不得的挫败感不断折磨着我的心,我不断拷问自己,如果第三天第四天还没下奶,我还有多少定力来与众人抗衡?

那晚,一夜无眠。

擦身白酒放桌上被误用

春风得意,有奶了

就在我焦头烂额之际,幸运女神光顾了。

那是在产后第三天早上,也就是在度过一个非常煎熬的夜晚后,我发现自己竟然下奶了。

我可以做一个更好的妈妈了!我在心里冲自己喊。那一刻,真是喜不自禁!之前所有积攒的阴霾一扫而光。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我此刻的心情不会比登科及第的孟郊更差,巨大的兴奋感包裹着我,使我整个人都温柔下来……

之后护工长来巡视,她看后表示奶水势头很好,可以继续让孩子多吮吸。至此,我终于安下一颗忐忑的心,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这之后,即便有护工要喂,我也会不由分说地拒绝。

自打下奶后众人的态度也变了,没有人再对我的哺乳有强势的质疑。隔壁床产妇的老母亲过来探望,听说我有奶后特地跑到我的床前,观察一番后摇着头说:“这身板,奶子都没有还能有奶吗?”你瞧,对固有的想法,眼见为实也不能使其相信!

罢了罢了!

我在医院一共住了五天,从第三天开始,我就和孩子呆在一张床上,只要他醒着,便让他交替吮吸两侧乳房,非常有效,奶越吸越多,很快我们就和奶粉say“拜拜”了。

至此,我迎来了母乳喂养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