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预防

妊娠合并宫颈癌

作者:ag网上真人游戏_官网首页    发布时间:2019-11-07 03:56     浏览次数 :182

[返回]

宫颈癌似乎历来是老年妇女的“专利“,然而,近几十年来的现实告诉人们!具体表现为35岁以下妇女罹患宫颈癌的人数不断增多,据报道,其中最小年龄只有18岁。年轻女士患宫颈癌,往往具有以下特征:

发病原因

其一是宫颈癌的恶性度增加,死亡率也相应上升。据英国1978年的一项统计,宫颈癌总的死亡率下降了11.8%,而年轻女士宫颈癌的死亡率,6年内却增加了一倍。

病因尚未完全明确,根据大量流行病学资料和相关研究认为与以下因素相关:

其二是隐性宫颈癌居多。所谓“隐性癌”,即指在早期发病阶段常常不显示任何症状,没有如同老年患者那样的不同程度的出血先兆。甚至医生检查时,宫颈外观也呈现正常形态,因而易于漏诊、误诊。有的误为宫颈糜烂,进行了不当的电烙、激光治疗。加速了癌变中进程,怡误了治疗时机。

1.初次性生活时间及性伴侣数目 初次性生活过早及多个性伴侣与宫颈癌密切相关。初次性交年龄在16岁者,其发病相对危险性为20岁以上者的2倍;宫颈癌患者较对照组有更多的性伴侣且患病的危险性直接与性伴侣数呈正相关。

其三是在早期病变中淋巴结转移的阳性率竟然高达50%以上,而40岁以上淋巴结转移仅为24%。澳大利亚的一项研究表明,年轻女士宫颈癌的淋巴结转移率由1970年的25%增至1986年的40%;即便没有转移的患者中,复发率也高达34%。因此,有人称年轻女士宫颈癌是“一种快速致死性疾病!”

2.性卫生及分娩次数 经期及产褥期卫生不良者与对照组间的相对危险度为2.27;阴道分娩次数≥4次者较≤1次者发病危险性增加2倍。

宫颈癌为什么会出现年轻化的趋势呢?专家们通过调查发现,与下列诸因素有关:

3.病毒感染 人乳头瘤病毒感染是宫颈癌主要危险因素。已证实HPV中有20余种亚型与女性生殖道病变相关,其中高危型(HPV16、18、31、33等)主要导致宫颈上皮内瘤样病变Ⅱ、Ⅲ及宫颈癌发生;宫颈鳞癌中以HPV16检出率最高,腺癌以HPV18型最常见。HPV16/18型感染者病变进展危险性增高。单纯疱疹病毒Ⅱ型、人巨细胞病毒、衣原体等感染与宫颈癌有较强的相关性,随感染种类增加,宫颈癌发病危险性增高。

1、与性伴侣多相关 流行病学研究结果表明,一般来讲,年轻的宫颈癌患者比一般妇女有更多的性伴侣。患病的危险性与其性伴侣数成正比。拥有10个以上的性伴侣者,比仅有一个性伴侣者患病的危险性高出3倍以上。

4.其他 口服避孕药时间长宫颈癌发病危险性增高。吸烟可抑制机体免疫功能,增加 感染机会,有促癌可能;男性配偶性病史、性伴侣增多及阴茎癌配偶等均可增加宫颈癌发病。

2、与初次性交年龄小相关 初次性交年龄越小,罹患宫颈癌的危险性越大。初次性交为16岁者,其患宫颈癌的危险性是20岁以上者的2倍。初次性交在15岁以下,且多于6个性伴侣者,其罹患宫颈 癌的危险性将比常人增加5~10倍。

综上所述,宫颈癌的发病与多种因素相关,各因素间有无协同或对抗作用尚待进一步研究。

3、与性病感染有关 生殖道淋病、人乳头状瘤病毒感染,与年轻女士癌前病变、宫颈癌的发生率有直接的关系,尤其是人乳头状瘤病毒中的16、18、31等三个类型的病毒,关第最为密切。

发病机制

4、与吸烟有关 吸烟者患癌前病变和宫颈癌的危险性是不吸烟者的13倍。

和非孕期一样,妊娠合并子宫颈癌的病理类型以鳞癌为最多见,其次为腺癌、腺鳞癌及黏液腺癌等。妊娠期宫颈上皮可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如基底细胞增生、鳞状上皮化生、不典型增生等,容易与原位癌相混淆。同时在妊娠期子宫内膜腺体增生、腺体上皮增生或腺瘤样增生,也可被误诊为腺癌。因此在做出诊断前应特别提高警惕。根据癌细胞浸润的程度和非妊娠期一样分为原位癌和浸润癌。

5、与宫颈慢性疾病有关 如中、重度宫颈糜烂、慢性宫颈炎、宫颈息肉、宫颈湿疣、产后宫颈裂伤等,具有潜在性的危险。

1.宫颈癌对妊娠的影响 早期宫颈癌一般不影响妊娠,中、晚期患者不利于妊娠。两者并存时,虽然宫颈癌对妊娠子宫发育、胎位无直接影响,但宫颈癌恶病质影响母体健康,且为了治疗孕妇常常须行人工流产、放射治疗,亦使妊娠提前终止、放弃胎儿或增加胎儿的死亡率,若宫颈癌合并妊娠因漏诊而经阴道分娩时,往往引起宫颈撕裂、大出血、感染等影响母儿生命。

6、与营养素有关 维生素A或C等摄入不足,以及叶酸缺乏等,与癌前病变、宫颈癌的发生有一定的联系。

2.妊娠对宫颈癌的影响 妊娠是否影响宫颈癌的生长或扩散尚存在争论。但大多数学者认为妊娠期生殖器官血运和淋巴循环增加,加之雌激素的作用,妊娠促进癌肿的扩散和预后较差,宫颈癌的发生与多次妊娠及多次分娩呈正相关系。

7、与长期服用避孕药可能有一定的关系 口服避孕药时间超过4-8年以上,其癌前病变、宫颈癌的危险性有可能增加。应用避孕套、杀精药膜或避孕环,可降低宫颈癌的发病率。

与非妊娠期子宫颈癌相同。早期常见偶发性或性交后阴道流血。由于发生在妊娠期,常易误诊为先兆流产、前置胎盘、胎盘早剥、早产或子宫颈扩张所致。因怕流产避免阴道检查而导致误诊。继之癌瘤发展可出现阴道分泌物增加、淋漓不尽的阴道流血。晚期可出现腰部或大腿外侧部疼痛。

综上所述,年轻女士如欲防范宫颈癌,就必须在性生活、性器官卫生以及生活习惯等方面。多讲究一些科学性,少一点盲目性和随意性。

体征与非妊娠者同。早期应与妊娠常见的子宫颈慢性炎症、子宫颈糜烂和良性乳头状瘤鉴别。中晚期体征较明显,易诊断。

除临床表现、妇科检查外,根据不同情况行活组织检查或协助取材,以病理组织学检查结果为确诊依据。

妊娠期发生的子宫颈原位癌的细胞学变化比较难以判定,其组织学诊断标准则与非妊娠期相同,即从基底层至表层之全层上皮见到细胞间变。妊娠期的子宫颈上皮可产生各种类型的形态学变化,应与真性间变作区分,须注意如下:

1.腺瘤样增生病灶增多,可能极似腺癌之结构,而被误为恶性。

2.储备细胞增生或鳞状细胞化生,可被误为癌细胞增殖活跃。

3.具镶嵌排列的蜕膜反应,可被当作间质内的鳞状上皮细胞浸润,而被误诊为癌。

对所有来产科做初诊的孕妇,均应做宫颈检视和细胞学检查。筛查非妊娠子宫颈肿瘤的一般原则和方法也适用于妊娠妇女。妊娠期由于子宫颈外翻,黏液过多和出血会使子宫颈细胞学检查的假阴性结果的发生率增加。约有1/3妊娠合并子宫颈癌患者在确定诊断时并无任何症状。在主诉中以阴道出血或溢液为最常见。多数的妊娠合并子宫颈癌为临床Ⅰb期,延误诊断的原因包括: ①未做产前检查。②未能进行子宫颈细胞学检查,或未取外观异常的宫颈组织做活检。③未能正确评估异常的子宫颈细胞或出血。

如果细胞学检查提示为妊娠期子宫颈鳞状上皮内瘤,或查见非典型的子宫颈腺上皮细胞,建议按步骤做进一步的检查和处理。对妊娠合并子宫颈鳞状上皮内瘤不宜做子宫颈锥切治疗。对诊断为妊娠期合并浸润性子宫颈癌者需作癌的临床分期。一般的子宫颈癌之分期系根据体检,膀胱镜检,胸部X线检查,静脉肾盂造影,和计算器断层扫描的结果判断之。有的尚须结合淋巴血管造影检查淋巴结的癌转移情况分析之。以上这些检查方法并不全部适用于妊娠合并子宫颈癌患者,而需加以更改,例如宜采用超声检查肾盂肾炎,使用磁共振检查腹膜后淋巴结转移。在做X线胸部检查时,必须蔽屏孕妇的腹部而保护胎儿。

关于妊娠合并子宫颈癌的发生率,文献报道差异很大,宫颈上皮内瘤变较多见,Coggs报道生育年龄妇女宫颈上皮内瘤变发生率为26‰,宫颈原位癌的发生率为5‰。Hacker 等报道宫颈原位癌的发生率为1.3/1000,宫颈浸润癌1/2000 妊娠,Nevin 等报道约3%的子宫颈癌患者有妊娠。2002年有学者报道妊娠合并子宫颈浸润癌的发生率约为1/1000,妊娠期宫颈异常涂片的发生率为1.62%,较非孕妇女(<45 岁者)高,但非孕妇、孕妇宫颈肿瘤的发生率分别占4.82%及0.46%。

治疗后

预后:从理论上来说,妊娠合并子宫颈癌预后较差。

保健: